孕前保健
防病优生
女性早孕
怀孕常识
孕前营养
孕中保健
孕期疾病
孕期饮食
孕期保健
分娩保健
临盆待产
分娩时刻
产前诊断
产后保健
靓丽重现
产后心理
产后保健
月子饮食
宝宝保健
育儿心理
婴儿期
哺乳知识
母婴交流
临盆待产

【转文】大话天鹅湖 作者:不详

作者:小编 来源: 日期:2018-5-16 1:03:58 人气:

  话没说完,太后忽然双手捂住腹部,呻吟起来。由于松手,她的巨大孕乳一下子垂下来,重重落在肚子上,砸得太后猛地弯腰,身子向前倒去。

  “母亲!”国王惊叫一声,本来托住太后腹部的臂膀横在她肩膀前,扶住了太后,然后把浑身虚汗的太后一把抱到床上。

  太后捂着腹部,疼得浑身虚汗,还不忘安慰国:“啊...没事,我没事,只是胎动...喔~,啊啊,啊...”

  国王心疼地揉着太后的腹部,等太后安静下来,忽然看到太后肿胀的又阴湿了。他轻轻托着母后的孕乳,问道:“母亲,最近,还总是胀奶吗?”

  3楼(37)国王问:“不如让皇儿替你缓解缓解吧。” 没等母后回答,就解开太后的睡袍,直接含住巨大的**吸吮起来。

  “啊,喔...皇儿轻些...啊...好舒服...嗯...” 太后无力地扭了扭粗重的身子,娇吟道。

  “母后,这样的机会已经不多了,让皇儿多多尽孝吧。”说着,国王继续吸吮起来。过了不知多久,齐格国王几乎吃饱了,母后的孕乳还是那么胀。他抬起头,看看已经入睡的太后,还是依依不舍地含着她的**,用舌头着。

  盛大的典礼从下午一直进行到日落西山,今晚的齐格菲尔王更加英俊了。他的新婚妻子奥黛儿笑意盈盈,仿佛是天下最贤淑最幸福的女人。

  太后独自躺在自己的寝宫里,她把侍女们都支到门外去了。房间里没开灯,她就这么独自躺在里。听着远远传来的音乐声,太后心里很复杂。

  一只巨大的夜枭,无声无息地落在露台外的树枝上。4楼(38)即将临产的太后没有动,稍顷,一个高大的男子身影出现在露台门口。

  空气中有紧张的气流在流动,太后觉得腹部有些不适。但她还是沉着地抚着腹部,轻轻问道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  “你指我你么?呵呵,请原谅,你不知道你有多迷人,我实在忍不住了。我承认我太心急了,虽然你迟早是属于我的。”5楼(39)“嗯...”一阵剧痛,忽然象闪电划过太后的腹部,她无声地呻吟了一下,尽量平静地说:“呵呵,我贵为一国的太后,怎么可能是你的?”

  “呃...”又一阵剧痛,使太后的大肚子抽搐了一下。太后捂着腹部,强忍着阵痛,继续说:“你...难道没看出来吗,你的宝贝女儿,可是对我国的国王一往情深...啊...如果...你作出任何...对天鹅国不利的事情...你的女儿...日子也不会好过...喔...”太后说不下去了,阵痛越来越频繁,但是她强忍着剧痛,不愿意被发现。她紧按着大肚子,额头渗出冷汗。

  “我的女儿?哼,如果她被感情所俘虏,就不配当我的女儿!少废话,玉如意在哪里?快还给我!”的口气有点僵硬了。6楼(40)大厅里,国王忽然感到心慌意乱,他预感到有事情要发生。

  太后忍着断断续续的阵痛,自己不呻吟出声,她娇喘着说:“呃...你...不用问了...啊...我...我不会给你的....”她一手紧按着腹部,一手死死抓着床单。

  太后强撑着说:“不关你事,你...你还是...快走吧...哦,我,我可以不和别人提起,你,你来过....啊!!!”

  7楼(41)俯下身,看着太后被冷汗浸湿贴在身上的睡袍,包裹着巨大的肚子,她着阵痛,双手抱着腹部扭动着粗笨的腰身,高耸的孕乳也随着扭动而鼓荡着。他伸手太后的双手,按在床上,用嘴唇在太后的**和肚子上一阵狂吻。

  “啊!!!啊,啊,....嗯...喔....”太后双手被制,腹内的剧痛使她挺起孕乳,但**被隔着衣服紧紧吮住,又有巨大的快感袭来。

  “啊...不行...啊...妄想...喔!喔!...放开我...啊!!!!!”太后扭动着高耸的腹部,娇吟着,忽然又一阵剧痛袭来,疼得她喊出声来。

  国王站在热闹的大厅里,心中的感觉越来越强烈,终于,他丢下新婚妻子,骑马向继母的寝宫奔去。

  停止了对太后的,呆了呆,狠狠地对阵痛中的太后说:“如果你泄漏了秘密,我就对你不客气!”说罢,向露台外走去。8楼(42)太后静静躺在床上,着腹中翻江倒海的疼痛。等阵痛暂时过去,她一手捧着大肚子,一手撑起身子,慢慢下了床。双足刚一落地,又一阵剧痛使她软倒在地上。

  “啊!!!”太后捂着腹部,急促地喘息着,似乎这样做疼痛就减轻些了。她一边呻吟喘息着,一边慢慢站起来,跌跌撞撞向门外走去。

  “呼...呼...喔...喔...嗯...,啊...,来人...来人...啊,喔...”她倚在门上,稍微休息了一刻,门自动开了,于是身子一歪,向门外倒去。

  “啊...”太后觉得一阵发闷,幸好门外是赶来的国王,一把抱住太后,急问道:“母亲!!你是不是临产了??!!”

  太后倒在国王怀中,心里安定了一些,说:“啊...看来是了...快...叫医生来...啊!!!!!!!!!”话没说完,就感觉两腿之间有股洪水涌出,太后虚弱地说:“我...不行了...啊,一定是,羊水,羊...水...”然后昏了过去。

  国王急忙抱起昏迷的太后放到床上,然后冲出门外大喝一声:“快来人!快叫医生!太后临产了!!!!!!!”

  太后挺了挺肚子,呻吟着醒来。国王抓紧太后的一只手,鼓励道:“母亲,一定要挺住,要坚强,我陪你!”9楼(43)太后虚弱地按着腹部,还安慰国王说:“皇儿...别担心...母后,不要紧的...啊!!!!!!!!”阵痛使太后完全弓起身子,她攥紧国王的手,另一手拼命拉着床栏杆。过了几秒,就虚弱地重新倒在床上。

  国王惴惴不安地在门外徘徊,听着寝宫传出的阵阵,心里担心极了。他的新婚妻子也赶来,对他说:“亲爱的,母后有医生照顾,现在夜深了,你也回去休息好吗?”

  喝退了他的,只听寝宫里医生大叫:“太后!请用力,已经看到头了!太后!太后你醒醒啊!”10楼(44)国王吓了一跳,不由分说冲进产房。只见太后仰面昏倒在床上,双腿分开,双腿之间已能看到婴儿的头发。国王抱起太后,大声喊道:“母亲!奥洁托!!你醒醒!快醒醒!!!”

  听到国王的呼喊,太后悠悠醒来,她蠕动着完全失去血色的双唇,轻轻说:“皇儿,我不行了...啊...”

  国王亲吻着太后的双唇,鼓励道:“母亲!孩子快出来了,一定要用力啊。来,我扶你起来,我帮你!”

  说着,国王扶起虚弱的太后,和另外两个侍女架着太后站了起来。太后不知哪里来的力气,撑着虚弱的身体,倚靠在国王怀里。她高高挺着大肚子,两个手臂平伸开,一手被一个侍女架着,一手被国王搀扶着,两腿岔开着,感觉到下身卡着婴儿的头。

  “啊~~,啊~~,嗯——,啊——,呼...呼...我不行了,不行了...”11楼(45)太后的身子向后半仰着,挺着大肚子用力,孩子的头快出来了,因为她力竭又缩了进去。国王一手搂着太后的腰身,一手在太后的大肚子上向下推着,继续鼓励道:“母亲,不能松懈,继续用力,用力啊~”

  “啊——啊——嗯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!!,哦.....”太后挺着身子,用尽的力气,终于把孩子推了出来,然后就昏倒在国王怀里。

  当太后慢慢苏醒过来,发现自己躺在床上,旁边是微笑着的国王。国王说:“母后,你生了一个男孩,但是还有一个孩子....”

  国王结结巴巴地说:“呃,医生说,是异卵双生,嗯,另外一个孩子还没出世,医生说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世。”

  “啊?异卵...双生...”太后抚了抚仍旧高耸的腹部,来不及多想,就陷入昏睡中。12楼(46)已是初秋天气,距离太后分娩的日子已经过去两周了。

  小王子很是健康可爱,但是他的相貌让大家很吃惊。天鹅国的皇族血统,以银白色或黑色头发与蓝色眼睛最为纯正高贵,但是小王子的棕发和褐色眼睛完全是夜枭国的特征。自从太后第一眼看到这个孩子就大吃一惊,然后心里就一直惴惴不安。

  这显然不是老国王的孩子。不过由于太后深受爱戴,所以见过这个来不明的孩子的侍女和医生都保守了这个秘密。13楼(47)国王和他的新婚妻子相处得很平淡,但他仍旧每天都来看望太后,风雨无阻。这天上午,国王又走进太后的寝宫,高贵慈祥的奥洁托太后正躺在露台的躺椅上晒太阳。她浓密的长发盘成发髻,额头上包着一条银白色真丝头巾,身穿一袭白色天鹅绒睡袍。她的**仍旧那么丰满,不过腹部没有临盆前那么巨受了。太后见国王来了,微笑着欠了欠身,优雅地摆手示意落座。

  国王笑着说:“母亲身体还好吗?”太后慵懒地抚着肚子,笑着说:“还好,上午的太阳很舒服。就是腰很疼。”国王听了,几乎马上要离座向母后走去,想帮她捶腰,但还没等他站起,一个侍女走了进来。14楼(48)侍女抱着一个小婴儿,走到太边,低声说:“太后,小王子的哺乳时间到了。”

  太后抱过孩子,示意侍女退下。她解开胸前的纽扣,露出一只巨大的孕乳,把**送进婴儿嘴里,只听见“嘬”“嘬”的声音,那孩子开始用力地吮吸起来。

  太后娇喘着说:“喔,不是不是...唉,这孩子,一吃起奶来象小狼一样...呃...而且他...不,吃完一个...是不松嘴的...啊...”

  国王看着这个孩子,忽然发现他的相貌很另类,想好好观察,婴儿的脸却几乎陷在太后的**里,于是又坐回自己的座位上。

  15楼(49)小王子很快吃空了太后一只**的奶,国王趁这个空挡抱过孩子,仔细端详。小王子的一对褐色大眼睛骨碌录地在他脸上扫来扫去,完全不象才两周大的孩子。国王和他对视着,觉得这个孩子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特殊气质。

  正沉思,婴儿哭了起来,并用一只小手用力扭他的手指,国王觉得这个婴儿非常有力气。他抱着孩子问太后:“母亲,他还是要吃奶吗?”

  刚抱过孩子,那婴儿就自己找到另一只**,象磁石一样猛地吸住了**。太后被吸得急喘了一声,一只手臂抱着婴儿,另一只手推了推**,以免**完全盖住孩子的脸,使他窒息。

  国王轻轻走近太后,在她身边蹲下,伸过一条臂膀垫在太后颈后,看着太后无力地躺在他的臂膀上。国王轻轻问道:“母亲,既然孩子这么,为什么不找个乳母?”

  16楼(50)太后轻轻扭了扭,娇喘着说:“唉...你也知道...分娩之前...啊...我就涨奶涨得很难受...如果不哺乳...我不是要疼死...”

  小王子终于吃饱了,心满意足地睡觉不再哭闹了。太后命侍女把孩子抱走。国王看着太后娇喘微微地躺在躺椅上,睡袍的前襟敞开着,露着一对巨大的孕乳,隆起的腹部也急急地起伏着,他不禁又凑上前,双手环住太后的孕腹,轻吻着太后的酥胸。

  太后还在回味着刚才哺乳的快感,国王这一阵吻,使她浑身颤抖起来。“啊...皇儿...不要母亲...喔...”

  一边娇吟着,太后抬起手抚摸着国王的头发,另一手慌乱地整理好衣服,然后轻轻揉着酥胸说:“皇儿,这小王子,每次吃奶过后,我都被他吸得生疼,你就不要母亲了。”

  国王抬起头,定定地凝视着太后涣散的眼睛,小声问道:“母亲,这个小王子不是我父亲的孩子,对吗?”

  太后听了立刻呆住,半晌,落下泪来。17楼(51)国王忙环住太后的肩膀,在耳边安慰道:“母亲,不要难过,告诉我吧,我会你的。”

  太后无力地躺在国王怀里,幽幽地说:“唉,那是去年夏天的一个晚上,——那时你父亲还健在,我独自在花园里纳凉。然后头顶就飞过一只巨大的夜枭,我当时还很惊奇,心想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夜枭。后来我就昏倒了,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,你父亲到花园里叫醒我,还说我裙子都被露水打湿了,让我进屋去睡觉。可是,从那晚以后,我就发现我怀孕了!我以为...是你父亲的孩子...”

  国王地说:“原来是罗德巴尔!这是罗德巴尔的孩子!那一定是他第一次见你,垂涎于你的美貌,并且了你。我甚至怀疑,他要和天鹅国结亲,也是要得到你!”

  19楼(56)太后一手按着腹部,一手抓着国王的胳膊,娇吟道:“啊...皇儿,这是给小王子哺乳...才...啊...你是大人了...不要调皮了...喔...母亲...受不了...啊,嗯...”

  国王低头俯视着太后娇羞的脸庞,禁不住轻轻亲吻起太后的双唇来。这是他第一次专注并深情地吻他的继母。

  临盆在即的奥洁托王太后头上包着一条白色头巾,隆起的腹部把一条洁白的棉袍子撑得紧紧的。英俊的齐格菲尔王温柔地搀扶着继母,并揽着她滚圆的腰身。国王身披一条白色天鹅绒披风,也顺带把美丽的太后在披风里。

  太后停下脚步,一手捶着后腰说:“皇儿...母亲也觉得你每天陪伴母亲的时间太多,恐怕你冷落了...”

  国王更紧地托着太后的腰身,轻柔的说:“母亲...你目前是最重要的...除了你能安全分娩...其他的我都不在乎...”

  21楼(58)美丽的继母看着近在眉睫的皇儿的双眸,被他眼神中的深情所感染了,她温柔的说:“皇儿...我比任何人,都重视这个孩子...”

  美丽的继母陶醉地享受着国王的亲吻,就在这时,忽然她看到国王背后的灌木丛里有寒光一闪,她急忙用力气向旁边推开国王,并大喊:

  就在这一瞬间,奥洁托感到左边胸侧**上被刺了一针,接着一股酥麻的感觉从左乳迅速迷漫胸前。她低头看了看,发现丰腴的**左侧插着一枚银针,她支撑着抚了抚左胸,嘴里嗫嚅地喊着:“抓....刺客...”22楼(59)“啊!...啊...喔...”紧接着,又一枚银针射圌出,插圌进太后的右胸。太后娇圌躯踉跄了几步,她感觉到胸前已经完全了,她两手托了托受伤的酥圌胸,向后倒去。

  “母亲!!!!!!”被推圌倒在地的国王此时早已一跃而起,冲上前拥住了太后,他向四周大喝:“抓刺客!侍卫!!!!!医生!!医生!!”

  他低头看了看怀里的继母,只见太后双手捂着高圌耸的乳圌房,坚强地靠在他肩上,吃力地说:“...孩子...”说完,就昏了过去。

  昏迷的太后,被一阵粗圌鲁的推搡弄醒。睁开眼,发现自己躺在树林的草地上,不远处几位侍女和医生倒在地上,而身后竟是穿着侍女服装的王圌后奥黛尔。

  23楼(60)奥黛尔!你...你不是回家了吗...呃...”太后想撑起身圌子,无奈中了银针的麻圌醉,胳膊一点力气也没有。

  “哼,我是回家了,我是被圌逼走的!”奥黛尔气急地把身怀重孕的太后推圌翻身圌子,让她伏圌在地上。

  太后感觉自己的腹部被压着,一阵剧痛传来:“啊...我的孩子...你...到底出什么事了...嗯...”

  奥黛尔用绳子把太后的双臂绑到身后,说:“出什么事?哼哼,你和你的宝贝儿子干的好事还不知道么?”

  太后双手被缚,不禁扭圌动挣扎着说:“噢,你,你干什么...我和皇儿...是清圌白的...啊...放开我...”

  奥黛尔用圌力打了太后一个耳光,喝道:“闭嘴!你这不知羞耻的女人!别以为我不知道!自从我成婚后,国王从来没有碰过我!可他每天去陪伴你的时间要用好几个小时!我是生气才回家的!”说着,继续往太上捆了几道绳子,太后受伤的乳圌房也被箍得越发凸起,大肚子也被勒得更大了。

  24楼(61)“喔...嗯———嗯———啊...,放开我...我一直在劝皇儿的...啊...”太后扭圌动着滚圌圆的身圌体,娇圌吟着。

  “闭嘴!你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,我要把你带回国去,慢慢你,哈哈哈哈哈~”奥黛尔得意地大笑起来,还没笑完,后脑就被身后赶来的国王砸了一记,昏倒在地。

  “母亲...”国王圌刚站起身,半空里一阵阴风又把他带倒,一只巨大的夜枭飞过,它的巨爪在扭圌动挣扎的太上轻轻一钩,就钩住绳子把太后拽了起来,向半空里飞去。

  国王眼睁睁地看着太后挺圌起的胸前绳子被钩住,夜枭几乎是抓着太后的乳圌房把她拎起来的,太后高高地挺着酥圌胸,大肚子也在半空中微颤着,散开的长发和无力的裙摆都在风中摇荡,美丽的继母就像一只风筝慢慢消失了踪影。

  25楼(62)回到夜枭国的寝宫,把美丽的猎物轻轻放在床圌上。奥洁托昏迷地仰面躺着,长发凌圌乱地披散着,面容苍白,嘴唇失色。由于双臂在身后被缚,使酥圌胸和孕腹都高高地挺圌起,这付撩人的娇圌态使一下子下圌身坚圌挺了。

  他掀开太后的袍子下摆,扯下她的内圌衣,对着太后鲜圌嫩欲滴的娇唇吸了下去,并伸出长舌探进花圌心深处乱圌舔。昏迷的太后被一阵阵刺痒的快圌感撩圌拨得低声娇圌吟,并苏醒过来。

  太后酥圌痒难耐,双手又被着动弹不得,很快脸颊泛起潮圌红,下圌身涌圌出一股股蜜圌汁。不料,这样的刺圌激激发了体圌内的银针,使双圌乳异常肿圌胀起来。太后只觉得浑身有欲圌火焚烧一般,双圌乳似乎有千百条虫子在啮咬,最后,棉袍终于被撑裂了,一对美丽的巨型乳圌头在裂缝处绽现出来。26楼(63)在太后的下身如饮甘露,忽听到裂帛的声音,抬头越过太后的滚圆腹部,发现她胸前的**居然涨裂了袍子,顿时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太后着一阵阵强烈的刺痒,骂道:“啊...你这...嗯,哦,你,你别得意,你的女儿还在我皇儿手里...啊...嗯...”

  俯身凑近,对着太后的**说:“呵呵,我女儿也是,不用我担心!”说罢,又舔起太后的**来。

  “别着急美人,一松开就得了,你喜欢哪个?”得意地说。27楼(64)正调圌戏着,门外士兵来报,天鹅国国王已率军圌队在城堡下等候,请大王出去应话。

  放下太后,让她站在自己身前。即将临盆的奥洁托挺着大肚子,由于双手被反绑,无法扶住物体保持平衡,只好靠在身上。她的疲惫双圌腿无力地支撑着笨重的身圌子,眼神无助地望着天鹅国的骑兵。

  国王齐格菲尔德坐在马上,手里提着一只巨大的,里是一只巨大的黑鸟。国王大喝:“罗德巴尔!你劫持了我的母亲,有辱我天鹅国的国威!赶快我母亲,不然我将杀掉你的女儿!你看到吗,你的女儿已经被我擒获!”28楼(65)哈哈大笑,喝道:“哈哈哈,我看你没那个胆量!你先我女儿,不然的话,先让你看看我的厉害!”

  奥洁托太后这时努力振奋了,虽然虚弱的身圌体没有力气,还是用圌力向齐格国王喊道:“皇儿,...不要受他的...你...啊!!!!!”

  30楼(67)太后挣扎着叫道:“不能...不能...啊...不行了...噢....”叫罢,娇圌嫩的蜜圌壶间喷出大量花蜜。

  大鸟迅速地飞向露台,一边大动着一边惋惜地骂道:“美人儿,你吃不消我了吗,以后看我好好的疼你。”就在这时候,看到飞来的大鸟并不是真正的夜枭,心里大呼上当,忙抽枪回套,推开太后。

  大鸟飞上露台,看清这是一只黑天鹅,忙拔圌出佩剑,准备迎战。天鹅落地,摇身变成真正的齐格国王,——原来在白马上的那个是伪装的。

  奥洁托太后想找一个僻静的地方躲起来,自己即将临盆,又被着,连丝毫的能力也没有。她靠着墙,想一点点站起来。

  “噢...”腹中一阵剧痛,让毫无防备的太后又摔倒在地上。她心里一惊,难道孩子要在这个时候出世?

  

推荐文章
真空泵厂家